你喜欢用哪种语言?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
筛选标签: 政治

在阳光照不进来,一千米以下的深海,有的鱼进化出照明器官,有的鱼则退化了眼睛。

微博 @胡叉叉

那些把肉从桌上拿走的人

教导人们满足。

那些获得进贡的人

要求人们牺牲

那些吃饱喝足的人向饥饿者

描绘将来的美好时代

那些把国家带到深渊里的人

说统治太难,普通人

不能胜任。

贝尔托 布莱希特

Those who take the meat from the table

Teach contentment.

Those for whom the taxes are destined

Demand sacrifice.

Those who eat their fill speak to the hungry

Of wonderful times to come.

Those who lead the country into the abyss

Call ruling too difficult

For ordinary men.

Bertolt Brecht

有人认为朋友圈有发鲜花和掌声的自由,我不敢苟同。并不是错,而是片面,把问题过于简单化了。当朋友圈可以同时充斥鲜花和谩骂的时候,那才是所谓的自由。如果出言不逊要被抓走,那么发鲜花和掌声的,就是帮凶。这么简单的道理,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不懂,只是刻意回避而已。当然,我自己也是懦夫。

Twitter Leask Wong

推文链接

作者: 浮生

小美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坐在某个政府机关的大门前,手里举个“孩子要上学”的牌子,来“维权”。

也可以说,在孩子要在北京上小学之前,小美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生活会变成这个样子,三十几年搭建起来的对美好生活的想象轰然倒塌。

她忽然觉得自己之前那些小美好、小确幸都成了笑话。

这篇三万字长文可能是互联网上关于谷歌撤出中国叙述最为详尽的一篇,它通过事件回顾、原因分析和未来展望,辅以诸多案例,全景式再现了谷歌事件的真 实面貌,驳斥了所谓的“为人民屏蔽互联网”的谎言,指出既得利益集团以及政府高级官员假公济私才是谷歌和YouTube等世界知名网站被封锁的真正原因。 本文亦穿插回顾了中国新闻出版和互联网管制的历史和现状,最后提出了四点建议,希望对中国互联网环境的正常化有所助益。

作者: 秦晖

我认为一个社会应该有伪善机制,因为人性总是不尽善的。荀子很早就说过“人性本恶,善者为也”,善都是装出来的,你可以说他是提出了伪善的概念,但如果社会有一种机制,让好人能做好事,坏人至少不做坏事,或被迫做一些好事,那当然是有积极意义的。应该避免一种机制,使人表现得比他心里想的更坏。

原文: 不负这个时代 一一 致中国网友的一封信 - 泡泡网 (墙外链接)

对自由的渴望是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觉醒的标志。而在一个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信息世界里,并非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自由的缺失。就像鱼缸里的鱼、羊圈里的羊认为鱼缸就是大海、羊圈就是世界一样,在被封锁、被阉割的网络中行走的人们,也认为他们所见的信息就是宇宙全部的真相。

作者: 郝景芳

摘于本文获雨果奖之际

清晨4:50,老刀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彭蠡。

...

作者: 陈沅森

从1927年秋收暴动,入井冈山搞武装割据开始,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一直是沿袭“打土豪”的办法,解决军粮军饷的。他们每“解放”一个地方,便把那里的地主通通杀掉,夺取他们的财富充作军粮军饷。1949年后,财政危机相当严重。“土改”的第二大目的是:用地主的鲜血,巩固新生的红色政权。自从“土改”将谋财害命、杀人越货,颠倒为备受赞扬的“正义事业”之后,人心涣散了,传统道德观念崩溃了,代之而起的是自私自利,相互争斗,尔虞我诈,道德沦丧。请看今日之中国,人欲横流、物欲横流,追本溯源,“土改”难辞其咎。

党治并不是正常政治,它是不愿意有多党存在,而且是否认多党存在的。它是某一党获得政权之后,就高唱”以党治国”实行一党专政,视国家为一党之私有。于是把国家的官吏、军队和警察,近其变为党的官吏、军队和警察…因此机关有党部,军队有党部,警察有党部,学校有党部。

张澜 《中国需要真正民主政治》

一个人愈是没有值得自夸之处,就愈是容易夸耀自己的国家,种族或他参与的神圣事业。

埃里克·霍夫 《狂热分子》

一个变质的政府,一个剥削性越来越强、服务性越来越弱的政府,自然也需要变质的官员,需要他们泯灭良心,心狠手辣,否则就要请你走人。在这种背景下,清官和恶棍的混合比率(即清官少,恶棍多)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定向选择的结果。恶政好比一面筛子,淘汰清官,选择恶棍。

吴思 《潜规则》